第6章 杀戮

  已近点灯时分,宫中的永巷腾起一片冰冷雾气,湿滑的青石甬路变得灰暗不清,前面的黑衣内侍躬身端着一盏气死风羊角灯引领着我前行。   阴风阵阵,尚未清扫的雪踩在脚下咯吱咯吱作响,出来的匆忙,忘记换了雪鞋,只走了一半的路程鞋已经湿透,布袜冰冷的贴在脚上,没过多久脚也逐渐失去了知觉,木木的有些痒,怕是要冻伤了。   冰冷的感觉让我的心沉到谷底,后宫点灯时分必然宫门落锁,若非皇帝召幸不得擅自离宫走动,深夜如此传见,必不是好事。   到了建章宫宫门口,通禀传见。等了许久后,嘎吱一声,只开启了侧边一扇小门,我低头,随人翩身进入。   此时的建章宫不似我上次来的模样,无尽的黑暗夜色让它多了些阴森,半个月亮也无,偶尔有只乌鸦驰过,凄厉的声叫让人毛骨悚然。太液池幽暗无底,水深如墨,像是能把人吸进去,池上吹来阴冷寒风,让人心悸。   我小心翼翼走入正殿,齐嬷嬷迎上来,我对她笑了笑,俯身与她见礼,她并不答话,只摆摆手,面无表情,转身引我入内殿。   心登时凉了五分。   刚入内殿,未及开口,一声拍桌巨响回荡其中,我陡然一惊慌忙跪倒,头顶在榻前的驼毛地毯上不敢四处窥视。   “大胆的奴才!先拉出去廷杖二十,再来问话!”不等我弄清原因,上来两名雄健魁梧的内侍已经将我左右双臂钳制,顺地拖了出去。我惊疑,却不喊冤枉。   几双粗壮有力的胳膊将我按趴在一条长凳上,不褪中衣,左右开弓,七寸宽的板子雨点般的落在我身上,那痛可比钝刀割肉,几下过后,皮开肉绽的伤处粘上板子残留的血迹污物,牵动着全身跟着抽搐,疼得连心都跟着揪成一团,我暗咬牙关,不曾痛呼一声。二十板下来已经神志模糊,掌刑的黄内侍见此端起一盆刺骨井水当头浇下来,激得我浑身战栗。   刑毕,我已虚软瘫倒在地。   又由那两名内侍将我拖回内殿,身后拖出一条蜿蜒的猩红血迹。   我白着嘴唇,几次欲起,晃动无力,所以无法跪拜,只得全身趴在地上叩谢恩典。   我的全身被冰冷井水塌湿,身前很快汪出一滩水迹,映照出我现在的狼狈,散发顺着冷水垂于面前,连眉毛也全凝结上冰冷的水珠儿。   太后怒目横视,再拍案问道:“你可知错吗?”   “奴婢知错了,谢太后不杀之恩。”我虚弱的叩首回答。   “你错在哪里,可知道吗?”太后的话语听起来似乎依然怒气未消。   我喘了口气顿一下说:“奴婢不该让皇后娘娘出去玩雪。”   “哼,还有些自知之明。混帐主意可是你挑唆的?”猛然间,余光看见,太后横眉冷对齐嬷嬷劝阻的眼神,齐嬷嬷见此再不作声,默默退到太后身边。   果然我猜对了。   “奴婢不敢。”我知道这样紧急的时刻,愈发要小心谨慎,绝不能说出任何人,否则意味着我不能保守秘密。   “倒是嘴硬,秀玉读给她听听!”太后扔过一捆竹简,清脆地摔在我面前。   齐嬷嬷拾起,清了清声读起来:“一月初七,后不食,上至,允其食罢嬉雪,后悦,遂与上同往。萧清漪劝,上不听约其一同戏雪。时至酉时毕。上出未央,后休憩。”读罢,她看了一眼我,再次退回太后身边。   我心悸,原来太后在未央宫所布眼线这样细致,事无巨细全然回禀,只是为什么那件事没有东窗事发呢?难道?   管不了其他,我忙叩头哀求道:“奴婢知错了,还请太后宁娘不要为奴婢伤了身子。”   “你说哀家该如何惩戒你呢?”太后突然低声一笑,也正因为如此,没有道理的让我心头一沉。   “奴婢万死难当其咎,甘愿听从太后娘娘处罚。”我低声回答。   “现在未央宫里的宫人都知道皇后身形轻盈如同未孕,这样的谣言传出去后宫也难免会有所猜测,你既然知罪,就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,你带秀玉去未央宫,让今天所有陪你们玩的宫人都闭嘴罢!”她面无表情说出的话,虽然语气那般轻描淡写,却让人浑身战栗。   寒风吹过大殿,扬起窗前垂落的黑色布幔,我冷个打颤。只这样一个无端的理由却要赔上诸多性命,我确实于心不忍。   “还有,从今天开始皇后禁足未央宫,直到产下皇子为止。”太后补充道。   看着她冰冷的面庞,我再满心不愿也必须听从,因为我知道如若不按照她的谋划行事,恐怕此事无法平息,甚至会牵连更多。   于是只得违心答应。叩拜告退后,被人拖到长春藤凳上抬回未央宫。齐嬷嬷在旁跟随,一行人在路上寂静无声。   赶到未央宫时已近戌时,宫门上的人不等问话已经被齐嬷嬷带的侍卫拿下。   还没等宫门上的内侍宫娥醒过神儿来,齐嬷嬷已持太后虎符调配禁尉军把未央宫围个水泄不通。   一声令下,宫门打开,院子里跪满了人。   须臾片刻,宫门内外都已被禁尉军控制,霎那间人声鼎沸,火光通明。   嫣儿闻声早已跑到殿门,刚想动怒,谁知迎面看见我被人抬进内殿,唬得出不来声。   我被撤掉凳子扑通一声扔在内殿正中的地面上,我却已经感觉不到地面的冰冷,只觉得血一点一点从身体内流失,每流一分身上就凉透一截,神志也开始变得模糊。   内殿明亮的宫灯照得人影白花花的,频频晃动,我拼命睁大了双眼都看不甚清。   未央宫前前后后的宫娥内侍半晌功夫全被圈起来,皇上身边的随行内侍也未能豁免,也都被禁尉军拖了来。   没过多久,四处奔逃的宫人们都被禁尉军抓住,按在地上后用绳索捆绑,每个人嘴上都套了牲口用的嚼子,推攘着拉出未央宫。   整个未央宫弥散一片呜咽之声。  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,也没有人知道在哪里了结这些无辜性命。   此番血洗总共是八十九人,整个未央宫顿时变得空荡荡的。   嫣儿浑身颤抖着躲在床角旁嘤嘤的哭泣,我则趴在地上气息微弱。   空旷的未央宫长风直入,惊得我猛地清醒。身上的伤让我失去意识,竟然忘记了还有锦墨,我慌乱的挣扎,强挺起身想去寻找她的身影,可是伤的太重了,连跪立都做不到,只得用手撑了身子,勉强爬出去,高声呼喊:“锦墨,锦墨!”   无尽的黑夜里吞噬了我撕心裂肺的喊声,传远的声音没有人应答,我痛彻心肺的哭喊,以手捶地,皮肉虽已破缺,却不若心痛那般锥心刺骨,很快,黑亮的金石砖上沾满了一个个手形血痕,我也在伤心欲绝的哭喊后昏了过去。   恍惚中听见锦墨的叫喊,隐约有两个禁尉军架起她的双臂往宫门外掳,歪歪斜斜的丢掉了履袜。她回头张望,大声喊叫着让我救她,可是明明只差一步却怎么也追不上。我大恸踉跄追着,却因浑身无力歪倒在一旁,刺心的疼痛让我说不出来话,犹如被人掐住了脖子。   猛然干涩的喉咙有股温热的液体流入,让我呛咳出声,也让我从噩梦中醒来。   睁开眼睛,迷蒙看见一抹白色身影,他左手揽住我在胸口,右手端着茶盏,一双幽暗的眼眸疼惜的看着我。   想起锦墨,我急切地望向榻外,寻找她的身影,那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嫣儿跪爬在榻边上,眼中尽是关切。仓惶的小脸上布满泪痕。   我强忍住的泪水终于还是滴落了下来。原来是梦,锦墨终没逃脱这次血洗。   心中悸恸,一阵阵袭来,泪水濡湿面颊。他用袍袖擦拭我的泪,一次又一次,心疼的叹息声从嘴中传出。   “哇!”的一声,嫣儿压了许久的恐惧一刻间窜出,边哭边抖。   嫣儿的大哭触动眼前这个男人的心思,最后便成了三人相顾垂泪的局面。   窝囊的帝王,幼小的皇后,和身无依靠的我,诡异的气氛让我尴尬,无法用心面对。更何况我知道,未央宫里还有那无时不在窥视的眼睛。   收起眼泪,我推开皇上,冷冷的说:“奴婢没事了,请皇上保重龙体吧。”   显然我的话让他也意识到我们三人如果在继续下去,将会有怎样的危险后果,所以他将满心满腹的话咽了下去,只低声叮嘱道:“好好休息罢,有事叫人传御医。”说罢转身走到殿门口,停下来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踏步跨出殿门,起驾回凌霄殿了。   我费力撑住双肘欲起身,嫣儿疑惑不解地看着我吃力的动作。   疼痛让我蹙紧了眉头,低头说道:“这样不合规矩,这是皇后的凤榻。”   嫣儿显出前所未有的固执,仿若前些日子的隔膜从未存在,扑上来将我按倒在床,急切的说:“我说行就行,清漪姐姐你好好休息。我让她们熬药去。”她顺势下床,快步走到门口,唤来值守的红衣宫娥。   看着那宫娥陌生的面孔我才知道,经过这番的大动干戈,未央宫已经没有服侍的人可用了,于是需要再挑一批来差遣。只是这其中究竟混有几个眼线有几个细作就不得而知了。   一碗浓浓的药汁没过多久就被端到我的面前,想起锦墨那可爱的笑脸,我黯然,哭得无声无响,狠狠的端起碗喝下去,一滴未剩。我不能死,死了没人可以替锦墨报仇,我必须要留下这条命。   端着手中的碗,想将它摔碎来祭奠锦墨的惨死,却又怕被有心人传到建章宫耳朵里,再来个无妄之灾,所以只能能颤颤地轻放桌旁。   大概这才是最让人痛苦的,因为受制于人却不得不小心堤防。满心的愤恨无处可以发泄,憋得眼睛似乎要冒出火来,身体剧烈的发抖,硬是抹干泪水咬牙切齿。   嫣儿见我难过,无措的坐在我身旁,只是用手轻拍我背。在我身后她哭得小声,微颤的弱小身体让我突然想到,娇养在公主府了的她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,她也一定被吓坏了。   我深吸口气,哑着嗓子安慰她,反手将她的泪水擦拭掉:“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”   “可是我害怕,清漪姐姐你跟我睡吧。”嫣儿抬起头,那泪痕没过多久又是一行。   “这……,奴婢睡地上吧,吩咐她们把奴婢的床铺抱来。”我有些为难,深知不妥。   “不要,清漪姐姐睡上来罢,咱们一起睡!”嫣儿不等我推辞,脱了鞋袜爬上榻来,怕碰到我的伤口,轻轻地钻进锦被。   无奈之下,我只好挪了挪身子让她睡到榻里面。把被子给她盖好掖实,用手肘撑住身体,拍着她的背让她入睡,面上的泪却一直没停过。   从嫣儿稚嫩的小脸上,依稀间仍能看见锦墨朝我撅嘴撒娇的样子:“姐姐你留着吧,等我要的时候再来拿。”   锦墨阿,姐姐宁愿用全部东西来换你的性命,哪怕用姐姐的性命也在所不惜。   只是锦墨你能听见姐姐在叫你么,你能知道姐姐在想你么?   我哭着,不敢出声,大滴大滴的眼泪落到碧色锦线绣成的方枕上,阴出了一片冰冷。